包办婚姻一年后屡次被拒 这周他们终于拿到签证了

作者: Emma   日期:2021-06-02 16:31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译Stuff  
分享到:
邮箱:

2021-06-02 16:20:56 更新消息

Ketan Barhate和Kalindi Chaudhari这一年里都在争取配偶签证,只有拿了签证,两人才能回新西兰一起生活。

最近,他们梦想成真,签证下来了;可是新西兰边境目前对在印的新西兰居民是不开放的,所以俩人还得继续等待。

 Barhate的移民律师Mark Luscombe说:“他们婚姻才刚开始,就已经经历了太多,但两人依然很感恩。”

“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将这一切抛之脑后,开始向往在新西兰的生活。”

Luscombe透露,现在他们就在静待对印度的禁飞取消,等着MIQ的床位,然后就可以开始启程回家了。

“相比起已经克服的困难来说,这些都是小事。”

Luscombe还说,他们的案子经历了“不必要的艰难”,应该一年前下签的。

Barhate说,妻子终于拿到签证,算是松了口气。

“移民局之前的裁决真的让我们崩溃了。现在我们很开心,也松了一口气。”

“收到邮件的时候,我读了两三遍。妻子一开始完全不敢相信。”

“印度的病例开始减少了。但因为新西兰还不允许永居身份的人入境,所以我们还得等。”


2021-03-25 14:29:13 更新消息

【天维网援引Stuff消息】Ketan Barhate和Kalindi Chaudhari2019年结了婚,但是两人因为共同生活的时间不够长所以移民局拒签了妻子Chaudhari的配偶签证。

于是,丈夫Barhate只能在今年一月离开新西兰,回去跟妻子团聚,以向移民局证明其关系的“稳定”。

尽管移民局已经认可了其关系的真实性,但Chaudhari的签证依然被“无限期搁置”。

这对夫妇的移民律师Mark Luscombe说:“移民局对于证明申请人之间关系稳定性的时长要求是高深莫测的,在达到这个时长之间,Barhate没办法回到新西兰。我感到很失望。”

“到底需要多久才能证明关系的稳定,其实是没有一个政策规定的。每位移民官可以根据对提交的证据的印象来进行判断。”

Barhate说,收到移民局的回复之后,两人“都很心碎”。他们只能取消3月23日的隔离床位,但Barhate说六七月之前都已经没有床位了,所以他只能继续和妻子滞留印度。

过去16个月中,俩人在一起的时间只有2个月,剩下12个多月两人都是分居状态,妻子Chaudhari一个人住在夫家。

“如果移民局认为三个月的时间不够长,那么不禁让人发问,考虑到现在的情况,移民局怎么可能认可任何包办婚姻。”

移民局方面也证实,最近Chaudhari的“关键性目的访客签证”的申请被拒了,因为“没有提供任何新的信息或新情况来支撑这个申请”,而且移民局依然认为这个案子暂时还不满足配偶签证移民操作的要求。

“虽然并没有设置一个具体的‘同居’时长要求,但移民局必须要认同双方作为伴侣共住一屋,而不是各享其居之下的互相探访。”


【天维网援引Stuff消息】一位新西兰居民为了证明自己与妻子的关系是真实的,只能放弃在新西兰的工作和生活,回到疫情肆虐的印度。

Ketan Barhate在2019年11月与Kalindi Chaudhari结婚,是包办婚姻。不久后他就回了新西兰,继续在霍克斯湾的Clearview Estate当经理,这个工作他已经做了六年了。944130077709383

Barhate来自印度,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九年,2016年就已经拿到了居民签证。

结婚之后,Barhate就给妻子申请了配偶签证,却被拒签了,因为两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不够,他们也接受移民局的决定。

去年3月5日,移民局给Chaudhari签发了普通访客签证,而不是包办婚姻访客签证(Culturally Arranged Marriage Vistor Visa,简称CAMV Visa )。

Mark Luscombe是夫妇俩的律师,去年8月开始代理他们的案子。他说,移民局给了两人24小时的时间来考虑时不时要接受这个签证,夫妇俩最终决定接受。

2020年3月19日,新西兰边境关闭,Chaudhari被拦在了孟买机场。

“没人能预知新冠疫情的到来,所以他们自己的无心之失,以及移民局不肯给CAMV签证,共同导致了他们现在的困境。”Luscombe说道。

“移民局有权给他们CAMV签证的,而且也更符合他们的情况,但却不肯给,这才导致Chaudhari被拦在机场。”

CAMV签证可以在结婚三个月内申请,但这对夫妇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因为疫情,两人已经分离了一年多,期间,他们数次申请让Chaudhari入境。

但多次申请都以失败告终,Barhate不得不在今年一月乘飞机回去与妻子团聚。俩人已经在爸妈家生活两个月了,也递交了新的配偶签证申请。

Luscombe认为,正是对移民的极度焦虑让自己的代理人弃新西兰,而去往新冠疫情肆虐的印度。

“他们的关系是真是的,但共同生活的时间还不够长,移民局认为俩人关系不稳定,因此不让她入境。”

去年11月,俩人再次递交了配偶签证,但又被拒了。

“Barhate是新西兰居民,疫情让他和配偶分离了一年多。他迫不得已只能离开,在印度集中隔离了一周,然后跟家人团聚,再递交申请,现在移民局说他的包办婚姻不稳定……”

“移民局明明可以换个做法,提供一些帮助,有点同情心,善良一些,但移民局却不肯。”

Barhate和Chaudhari在2019年5月,经过家人的介绍开始通过电话交流,两人一拍即合。

2019年6月,Barhate回到印度去跟她见面,6月12日就求婚了。鉴于还有工作安排,Barhate只能待一小段时间,就立马回了新西兰。

Barhate说:“Chaudhari和我互相喜欢,也很喜欢双方的家人。说实话,这不仅是一段婚姻,还是两个家庭之间的联结。”

Barhate在2019年11月回去结了婚,Clearview酒庄老板Tim Turvey和Helma van den Berg也参加了他的婚礼。这对新人还在印度南面度了两周的蜜月,然后Barhate才回来继续工作。

Turvey说,Barhate是Clearview Estate的一名卓越的员工,还说这对夫妇面临的困境“催人泪下”。

“他们结婚一年了,其中一半的时间都分隔天涯的。移民局在搞事情。他们的婚礼足以让我飞去参加,我从未见过如此相爱的夫妇。”

“我们始终抱着希望,盼着俩人回归。”

移民局的一位发言人称,鉴于此前新西兰的边境限制,所以给了Chaudhari访客签证。

Chaudhari基于人道主义立场的入境豁免申请被驳回了,因为不符合“豁免的高标准”。

移民局也表示,俩人并为申请基于包办婚姻的访客签证。

目前,两人还在等待最近提交的配偶签证申请的结果。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Click here

Advertising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