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中餐厨师:47岁辞职来纽,收入比新加坡高一倍
天维专题

  • 新西兰总理生娃

    新西兰现任总理Jacinda Arden于2018年6月21日下午4.45分成功分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体重3.31公斤。这也是Jacinda和伴侣Gayford的第一个孩子。

  • 2017新西兰大选

    新西兰时间9月23日晚7时,大选投票结束。经过紧张的计票,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以46%的得票率胜出,但未拿到61个国会席位,必须联合小党执政。

0 1
往期专题

移民第一天就有稳定工作 为何还是想拿了护照就走

作者: RyRy   日期:2018-08-30 09:05 阅读:  来源:新西兰微财经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 新西兰微财经 】一个英国移民写的,写他移民在新西兰的经历,以及为什么他准备拿了护照就到澳大利亚去。仅供参考——


大家好,

我来自英国,在来新西兰之前,听到过很多关于新西兰的宣传,可能是听的太多了,有了后来的故事。

2005年时,新西兰就已经缺警察,于是和英国警方签了一份互助协议,也就有了后来我报名成为“英国借调警察”的一员,驰援新西兰,后被分配在北岛北部Northland地区工作。

Northland阳光明媚,沙滩迷人,适合冲浪,像我这样在英国西北部长大的人,对此感到新鲜。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喜欢我的工作和同事,我的上司也是一位移民,来自南非。

当时,我忽略了一个事实:我在英国训练的技能其实在被这里的同事们所忽略,我被看成一个外来帮忙人,就像实习生,这对我后来工作经历的影响很大。

事实上,以我看来,真正业余的不是我们英国警察,而是这些新西兰警察,慢慢的,我开始感到自己“活在火星上”了。

这里无能的程度令人难以置信,任何创新和新办法的尝试建议都会被鄙视。

另一方面,我在英国警务系统工作了10年,从未见过像新西兰这样如此泛滥的重复酒驾和家庭暴力的程度。

我完全不相信这里的犯罪统计数字。这个国家有巨大的犯罪阶层(criminal underclass)。而且,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存在,但没有人准备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在“政治正确”下,他们继续抢劫、抢劫、伤害以及杀人。


注:

新西兰正在重新调配和增加警力。

近期新闻说,最北的Northland地区,也就是这名讲述者曾经工作的区域,要增配25%的警察

这一增幅计划5年内完成,也即到2023年6月部署完毕。


后来,我的上司调到奥克兰工作(再后来移民澳大利亚了),来接替的几任上司,他们对做改进的事情都没兴趣。

当时,我提出预防减少犯罪的多个办法,均未得到采纳(5年后他们还在原地踏步)。

同时,越来越多的英国支援新西兰的同事已经走人了。但我当时买了房,一时想卖还卖不出去,被房产市场卡住了。

我的上司又分配了所有不受欢迎的办公室/ IT工作给我,工作越来越无聊,但也只能我来做(当时我的很多新西兰警察同事,甚至没有家用电脑)。

这样当了2年Northland的警察,觉得已经受够了,但没想回英国,我有居住权,还想获得公民身份,这样我就可以试试澳洲(当时还不知道新西兰人在澳大利亚算二等公民)。

幸运的是,我的一位英国同事帮我在中东找到了联合国的工作,一年后,又连带有了东南亚的另一个职位。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和生活方式(加上钱),但担心由于我离开新西兰太久,无法获得公民身份,所以我辞掉工作搬回新西兰,当时想我回新西兰警队里找个工作,或者其他执法机构应该可以的......

但是我错了……在惠灵顿我有18个月没工作,这在新西兰Northland是永远不会发生,我了解到所有体面的工作都在大城市里但很难申请到(如果这些也能算大城市的话)。

我在新西兰一直听说,惩教部里会把好的工作机会都留给自己人,现在似乎警队也一样了。

我不相信我的履历不够,还有联合国经验,但我想一些人拒绝我也许是因为嫉妒吧,甚至背景调查时,在联合国这段经历因为在新西兰不可考竟被列为“suspect”。

最后我总算在公共服务部门找到了工作,这里我只需要使用自己技能的十分之一,而且同事也不那么友好。我也觉得他们的谈话乏味到了极点,所以后来没有必要不和他们多说话。

在惠灵顿这里我所有的朋友都是移民,许多是美国人,他们至少了解一些新西兰之外的世界。

五年后,我还是没能卖掉我在Northland的房子,但我已经想好拿到公民身份以后就离开。要么去澳洲,找我以前的上司找个工作,他现在在Perth,或者就去联合国的系统。

英国是不回了,我不看好现在的英国。

回想这段经历,我觉得我对新西兰做了很多错误的假设,现在,甚至因此而担心对澳大利亚也犯同样的错误。

我没有想到的包括:新西兰缺乏好工作,不了解新西兰的工资状况,对 “新西兰人第一”的态度没思想准备,还有遇到所谓的“高大罂粟花综合症”*。

我也没想到ACC在新西兰其实是“no accountability for your actions”(不对你的行为负责)这种文化。 

我只是读了太多国际“生活质量调查”的歪曲报道,看到了《指环王》电影中的风景就信了......哈哈……

如果我早知道这些,现在我都应该在澳洲工作了。


注:

高大罂粟花综合征(Tall Poppy Syndrome)是澳洲和新西兰的一个流行用语,用来形容一种在社群文化中,集体地对某类人的批判态度,属于意识形态表达的一种方式。当任何一个人在社会上达到某程度上成功的时候,而惹来社群中不约而同的,自发性的,集体性的批评。通常,这种批评也会从社区领袖们口中而出,亦带有反智主义的倾向。


扫二维码看更多精彩新闻


775491158096338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新闻视频
"天维伙伴"频道,构筑新西兰华人的精神角落
诚邀各界名人、行业翘楚、精英达人开设专栏,为本地华人提供丰富、多样、优质、新鲜、有趣的原创精品内容,打造新西兰华人社区最大的信息及活动分享平台。
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
想了解新西兰本地安全常识?想求助新西兰警方却因语言障碍而不知所措?请访问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通过此专栏,我希望与您合作,保持您、您的环境和您的财产安全。
纽惠康 - 源于新西兰的健康体验
纽惠康是天维网旗下唯一的购物网站,我们的宗旨是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以最优惠的价格为您提供新西兰最优质的健康产品。请访问http://wellcome.co.nz
为新西兰中小商家提供微信生态推广的一站式服务